天涯明月刀官方网客服: 第一百四十章 你剛才看到了?

小說: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 作者:東海鯤姐 下載: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ZIP下載 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TXT全文下載
    看書海小說網 2019天涯明月刀手游公测时间 ,最快更新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最新章節!

    李寶寶一聽這個,眼睛里都放出了光芒。

    “在哪里?”

    傭人:“我帶小少爺去?!?br />
    李寶寶一聽有吃的,立刻將自己的手遞了過去,連聲問道:“在哪里在哪里,那些東西都好吃嘛?我很喜歡小蛋糕的……”

    兩人剛來到飲食區,小家伙兒眼睛倒是尖的很一下子就發現了在猶豫不決選吃什么的李思喬了。

    李寶寶撒開傭人的手快步跑上前去,一路跑還一路喊著李思喬。

    “媽咪,媽咪?!?br />
    李思喬笑眼彎彎的看著李寶寶向著自己跑過來,伸手準備接住他,“你跑慢點,急什么??!”

    李寶寶一下子沖到了她懷里,蹭了蹭自己的腦袋,撒嬌著說道:“我好想你哦?!?br />
    明明中午兩個人還在一起的,怎么現在又想了,真是個回哄人開心的小機靈鬼。

    那傭人一言不發的來到了兩人身后的一棵樹下站著,隨時觀望著李寶寶的行蹤,這是他今晚的任務。

    思喬替他理了理額前凌亂的發絲,抱著小家伙兒一起坐在了椅子上,小家伙兒一看到這么多看起來就好吃的東西眼睛都亮了,立刻伸手就要去夠那些吃的。

    卻被李思喬攔了下來,她從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一包濕紙巾,仔細認真的擦了擦小家伙兒的手,這才示意他可以拿了。

    李寶寶嘿嘿一笑,拿起最近的蘋果派狼吞虎咽了起來。

    他真的太餓了。

    李思喬一看小家伙兒這副餓了八輩子的模樣,忍不住問道:“你今晚都去那里了,我怎么都沒看到你?!?br />
    小家伙兒百忙之中抽出一點空子,說道:“先是和小姑姑去玩了,后來又是奶奶,然后奶奶睡著了,我又跑出來了……”

    說到這里,李寶寶這才想起來剛才自己生氣的原因,他義憤填膺的扔下手上還沒有吃完的小面包,滿臉都是生氣的表情。

    李思喬哪里想得到小家伙兒心情轉變的這么快速,疑惑的很,“你這是怎么了?”

    “媽咪,我跟你說了你要冷靜,先不要生氣……”說不定爹地還會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苦衷呢。

    “怎么了?”李思喬追問,小家伙兒怎么今天晚上這么奇怪哦。

    李寶寶嘆了口氣,眼睛在夜色下散發著晶瑩的光輝,一臉認真的說道:“媽咪,你要準備好,我說了?!?br />
    李司喬雖然搞不懂他小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卻還是配合的點了點頭。

    “爹地背著你在和別的女人跳舞!”

    李寶寶一字一句鏗鏘有力的說道,然后認真的盯著李思喬的臉,想看看她知道了之后什么表情。

    卻沒有想到……

    一片安靜之中,李思喬眼睛眨了一眨,開口說道:“我知道??!”

    “你知道???”

    李思喬誠實的點了點頭,而且還是她同意的呢,雖然現在他有點后悔了!

    ————————

    而此時的顧森然正在到處找沈一爾的身影。

    從她自舞臺上下來以后就再也沒看到沈一爾了,剛開始由于有著國外樂隊的存在,她不好上前打招呼,可是剛

    剛她發現那隊樂隊已經告辭離開了,那就證明沈一爾現在一個人!

    這不正好是自己的好機會嘛!

    這樣想著,可是直到現在顧森然還是沒有找到他。

    人聲鼎沸的宴會,就她一個人失魂落魄的,不禁連想找的人都找不到,還得被顧山河逼著一起看大哥和歐陽小姐跳舞。

    舞池之上,顧辛塵和歐陽問雁終于結束了第一支舞,接下來涌入舞池的就是來賓們了,他們早已經邀請到了自己的舞伴,各自享受著這美妙的時刻。

    顧辛塵向著歐陽問雁紳士的鞠躬告辭,卻被歐陽問雁喊住了。

    顧辛塵現在一門心思就是去找李思喬,但是被人喊住,為了盡地主之誼他還是停下來,轉過身看向歐陽問雁。

    歐陽問雁優雅的提了提裙子,臉上掛著合宜的笑容,款款地朝他了走過來,“沒想到你跳舞這么棒?!?br />
    “彼此彼此?!?br />
    顧辛塵禮貌的回應著,說罷便一刻都不想再度停留似的,轉身留下一句‘希望日后能與你在商場上相遇,’便邁步離開了。

    你我的以后可不止要在商場上相遇。

    歐陽問雁看著顧辛塵離去的背影,嘴角輕揚,漫不經心地笑了一下,轉身走進了人群之中。

    顧辛塵大步流星的走到了飲食區,一眼便看到了身處其中的李思喬,不過意外的是李寶寶竟然也在。

    兩個人不知道在低聲說些什么,從顧辛塵的角度看過去李寶寶雙手艱難的抱著,嘴巴撅得老高,似乎是不認同李思喬說的什么話。

    一直待在樹下遠遠照看著李寶寶的傭人倒是眼尖的發現了顧辛塵的前來,正想要上前問好的時候,卻被顧辛塵一個嚴厲的眼神叫退了下去。

    那傭人便只能規規矩矩的退下了。

    這期間李思喬還一直在苦口婆心的說著什么,顧辛塵走近了之后才聽到,“小孩子不能喝酒,你今晚不乖哦?!?br />
    李寶寶不服氣:“不,我就要借酒消愁?!?br />
    這句小孩子賭氣地話惹得李思喬‘撲哧’一笑,刮了刮小家伙兒的鼻子,“不管怎么樣說不行就不行!”

    “爹地都能跟別人一起跳舞,我怎么就不能喝酒了?”小家伙兒說的理直氣壯,雙手改換成了叉腰的姿勢,“媽咪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李思喬一時還聽愣住了,不知道是先跟李寶寶解釋一下顧辛塵請別人跳舞和他自己要求借酒消愁這是兩碼事呢,還是該夸獎一下小家伙兒才上幼兒園這么點時間都知道只許州官放火了。

    正琢磨著開口呢,顧辛塵已經來到了兩人身邊。

    “小孩子喝什么酒?!幣壞賴統戀納糲炱?,將母子兩個人嚇了一跳。

    李寶寶反應過來一看,可不就是剛才那個‘負心漢’嘛,這樣想著,都沒有給顧辛塵好臉色,憤憤的撇過頭去不理會他。

    李思喬倒是冷靜,“你現在不跟歐陽小姐在一起,跑這里來干嘛?”

    顧辛塵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我跟她在一起干嗎?”說完,坐在了兩人對面,看著滿桌的食物,沒有想吃的欲望。

    他這一坐,正好就坐到了李寶寶眼前。

    李寶寶本來不想見他,卻沒想到他就坐眼前,心里一氣,哼了一聲又轉過頭去。

    顧辛塵一腦袋問好,疑惑的看向李思喬,想要問問她兒子今晚是怎么了,什么憂愁竟然能讓一個半大小孩兒上升到想要喝酒的程度了。

    李思喬躊躇著開口。

    “寶寶看到你跟歐陽小姐跳舞心里不痛快,但我跟他解釋過了……”說完,還小心翼翼的看著顧辛塵的反應,生怕自己被責怪似的。

    倒是顧辛塵來了興趣,眼里都仿佛帶上了笑意一般,他起身,快步走向李寶寶的位置,俯身伸出兩只胳膊,在李寶寶怔楞之際從他腋下穿過,毫不拖泥帶水的一番連貫動作就將小家伙兒抱了起來。

    這個這是不樂意自己跟別的女人有關系呢,顧辛塵打心底里覺得開心,幸福。

    李寶寶突然被帶到了空中,臉上有一瞬間的興奮,但是想到自己現在的陣營,又急忙將興奮掩蓋了下去,嘟囔著四肢亂撲棱,“放我下來?!?br />
    李思喬看著兩人也是擔心的很,別把小家伙兒摔到了。

    顧辛塵:“你剛才看到了?”說的正是他和歐陽問雁跳舞的事情。

    “看到了!”李寶寶大聲說道?!奧檉湟部吹攪?!”媽咪剛才都跟他說過了,他們兩人都看到了,這下看爹地怎么解釋!

    顧辛塵失笑,眸光里流轉著莫名的光芒,沒想到她還專門跑過去湊熱鬧了。

    “不管你們看到了什么都給我忘掉!”

    李思喬:……

    李寶寶聽完顧辛塵這句話,先是被嚇了一跳不敢說話,然后又決絕得咬牙大聲說道:“我不要,爹地跟別的女人在一起了,我不接受?!貝笱劬σ徽R徽5?,眼淚仿佛都快要溢了出來似的。

    “爹地吼我……”小奶音夾雜著哭腔,說出來的話直直砸在顧辛塵的心上,弄得他心疼的不行

    顧辛塵看著一陣悸動,立刻將小家伙兒抱進懷里,溫聲安慰著:“寶寶不哭,爹地沒有吼你?!?br />
    李寶寶趴在他懷里,時不時得用手揉著眼睛,依然是斷斷續續是哭腔。

    “就有……”

    顧辛塵嘆了口氣,看向一邊的李思喬,語氣認真懇切的說道。

    “爹地心里只有你和媽咪,剩下其他什么人都裝不下了?!?br />
    李寶寶得寸進尺,“那剛才那個女人呢?跟你跳舞的那個?!彼米耪飧齷岷煤蒙笪實匾環?。

    顧辛塵皺眉,“歐陽小姐只是未來商業上的伙伴罷了,你爺爺也是因為和歐陽小姐的父親是舊時好友才這樣安排的?!?br />
    李寶寶這才從顧辛塵臂彎中伸出頭來,小臉上的淚痕映入顧辛塵眼眶之中,他眼睛紅紅的問道。

    “真的嗎?”

    顧辛塵:“真的?!?br />
    李寶寶終于是放下心來了,他永遠是無條件相信爹地的,爹地只要說了他跟那個女人沒有關系自己就信,而且剛才媽咪也說是她同意的呢那就果然應該真的是商業上的合作伙伴了吧。

    李思喬卻覺得沒有這么簡單,以她女人的直覺來看,這個歐陽問雁的出現絕對不是偶然,也不是顧辛塵說的那樣商業伙伴之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