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刀ol吧百度贴吧: 第338章 【338】就想好事,沒門

小說:農門貴女:世子寵妻太無敵 作者:喬喬 下載:農門貴女:世子寵妻太無敵ZIP下載 農門貴女:世子寵妻太無敵TXT全文下載
    看書海小說網 2019天涯明月刀手游公测时间 ,最快更新農門貴女:世子寵妻太無敵最新章節!

    當然,她并沒有成功,木棍才剛剛揚起,就被溫陌一手攔下。

    眼見著這老婦人力道重大,這一棍子若真的是打在喬薇兒身上,就算不死也要重傷,溫陌的眸中彌漫起滔天的巨浪。

    只見男人手掌一握,正要出手,喬薇兒阻攔了他的動作:“和一個老婦人沒什么好計較的,走吧,要報仇找她的后輩去?!?br />
    “你敢,狐貍精,你這個害人精,把我們一家害到這地步還不放手,你別走!你給我回來!回來??!”

    楓林里回蕩著老婦人憤怒的話語,然而那一紅一白的身影卻慢慢消失。

    吏部侍郎府,李大公子正端正坐在書房里,一侍衛貓腰而進。

    “公子,你讓小的打聽的消息有眉目了?!?br />
    李大公子聞言放下手中的書卷,挑眉看向此人:“快說?!?br />
    “我打聽到陌王爺回朝,是準備大洗朝堂,但據說原本并沒有查到禮部侍郎府上,而禮部侍郎府之所以這么突遭橫禍,是后院的家眷出了問題?!?br />
    “哦?何解?”李大公子滿臉的不解。

    侍衛又道:“更具體的我倒是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這件事是和當日夫人得罪的一位姓喬的才子的妹妹有關?!?br />
    “怎么會和姓喬的才子妹妹有關?這…”“夫人不是那日吃了虧嗎,這禮部侍郎府的老夫人一向強硬慣了,怎么咽得下這口氣,詩詞大會結束之后,這老夫人就跑到這姓喬的才子家里一頓顯擺,揚言只要他們三日

    不出京城,就毀了他們一家,這頓屈辱,那喬姑娘又怎么咽得下這口氣,自然是報復回去了,而且下手更狠,直接端了整個禮部侍郎府?!?br />
    “這喬姑娘咽不下這口氣是自然的,可她一個小小女子哪有這么大的能耐,能動得了禮部侍郎家?”“公子,這你就有所不知了?!筆濤郎锨?,露出一臉神秘的笑容,小聲道:“誰又能想到,這喬姑娘竟然是咱們陌王爺心尖尖上的人,這枕頭風一吹,咱們陌王爺也是一怒為

    紅顏啊?!?br />
    李大公子聽了這個消息,當即驚的直站起身:“什么,竟然有這等事!陌王爺竟然喜歡那位小姑娘?消息可屬實?”

    “千真萬確,而且在小的看來,陌王爺也并沒想隱藏兩個人的關系,不然,小的也打聽不來這事?!?br />
    李大公子一臉凝重,手握成拳在桌上敲了好幾下,旋即忽然想到什么,冷笑一聲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彼低?,重新坐下,又看向身邊人道:“那這位喬姑娘氣性還挺大,人家不過威脅了她幾句,她倒好,隨隨便便吹了幾句枕頭風,就端了人家整個家族,這種女人以后最好敬

    而遠之?!薄捌涫怠餼褪切〉母詹藕湍闥稻嚀逶蠆恢賴牡?,據小的調查,這喬姑娘一家倒并不是什么小氣之人,這一次之所以動了這么大的肝火,只怕里面另有隱情,這個隱情

    ,小的一時之間卻調查不出來。不過,公子,小的覺得倒不是怨這位姑娘,如果禮部侍郎不做的這么過分,陌王爺又不是那等不講理之人,更不是被幾句枕頭風一吹就昏了頭的人,說來說去,還是這禮

    部侍郎一家德不配位呀?!?br />
    “嗯!”李大公子輕點頭:“此話有理,看來,那位喬姑娘倒是可以結交一下,還有,老爺什么時候回來?”

    “回公子,老爺已經回來了?!?br />
    “我現在就去找他,李氏這尊大佛,我們李家可容不下了,如果父親這次還偏袒她,禮部侍郎府就是前車之鑒?!彼蛋?,李大公子就要離去。

    侍衛卻是上前提醒道:“公子,這李氏一個婦人,倒是成不了什么氣候,最重要的是二公子…”

    “哼,我知道怎么做?!?br />
    李大公子很快趕到禮部侍郎面前,禮部侍郎還戴著官帽,一臉嚴肅的看著自己的嫡長子:“這是怎么了?一臉怒氣沖沖?”

    “來不及多說了,您還是趕緊休了李氏,越快越好,免得殃及吏部侍郎府?!?br />
    聞言,吏部侍郎的臉頓時變了:“胡鬧!這是你為人子該說出的話嗎?”

    李大公子聞言不慌不忙上前:“你且聽我說?!?br />
    說罷,便起身在吏部侍郎耳邊將來龍去脈說了一遍,說完之后才道:“若是咱們家再不休了李氏,下一步,禮部侍郎府就是我們的前車之鑒?!薄罷狻荒敲囪現匕?,那禮部侍郎之所以落那樣的下場,是因為他自己活該,的的確確做了壞事,我身正清白,如王爺這等是非分明之人,絕不可能聽信一個小小女子之言

    !”

    “事到如今,看來你還不明白,喬姑娘是絕對不會放過這李氏,李氏又代表的是我們吏部侍郎家的門面,如果她被整了什么,你以為我們吏部侍郎府光彩?”

    “這…應該不至于吧?!崩畬蠊永湫Γ骸拔抑皇撬黨鑫業慕ㄒ?,至于最終如何,您是一家之主,當然是由你來決定,但是我丑話說在前頭,不出三日,這李氏如果還是留在吏部侍郎府,勢必會影

    響我們整個吏部侍郎府的名聲?!?br />
    李大公子說完,便憤憤而去。

    吏部侍郎看著自己的嫡長子遠去的模樣,無奈的搖了搖頭,他身正清白,難不成還保不住一個婦人,看來長子還是歷練太少,不如文兒有見識。

    所以,吏部侍郎并沒有將李大公子的勸諫放在心上,并且本就偏的心,更加偏向李氏生得兒子。

    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就是因為這一時的心軟,竟然讓他整個人成了京城最大的笑話。

    第二日,吏部侍郎府的夫人在嫁入吏部侍郎之前,和一窩山賊共處的消息傳遍整個京城,并且事后,還讓自己的堂姐妹替自己擔了這名聲。

    這個丑聞一出,吏部侍郎府徹底成了笑話。

    吏部侍郎何曾受過這等屈辱,一開始他還不相信,以為是王爺為了報復他的夫人的手段。

    直到后來,當年的事件還原,所有的證據也都指向李氏之后,一股深深的屈辱感才襲上吏部侍郎的心頭。

    這一下,他不僅在很快的時間內休了李氏,更是連他一向偏愛的兒子也受了牽連,只覺得這孩子很可能的壓根不是他的種。

    母子二人一同被趕出了吏部侍郎府,更是成為了整個京城的笑話,成了人人喊打的存在。

    陌王府,聽竹院。

    左青上前匯報了吏部侍郎的處理結果,隨后問道:“吏部侍郎這次是不是被波及了?遇見這種事情,也太倒霉了?”溫陌放下手中的茶,微微一抿唇:“本王給過他機會?!彼匾饈韜隼畬蠊由肀叩娜?,讓他得了消息,他要是把這件事情私下解決,讓薇兒滿意了,他也不會把這件事情

    弄得滿城皆知?!?br />
    “也是,這吏部侍郎到底是沒有將喬姑娘放在心上,如果得罪的人是昌明郡主,他就不會這么無所畏懼了?!?br />
    溫陌微微一笑沒出聲,執筆寫了封信,交給左青,讓他傳遞給喬薇兒。

    信上主要內容詢問喬薇兒可滿意,如果滿意,可以給他一個答案了。

    喬薇兒看到后,唇角翹起:“滿意倒是滿意,但是現在還不能給答案,等我大姐出嫁后再說?!?br />
    有了喬鳳兒這個擋箭牌,喬薇兒松了一口氣,喜歡也是喜歡的,但是現在…總覺得還不是時機。

    京城里出了這樣兩件事,手里有關系的官員,大概都知道了喬薇兒的存在。

    莫說其他人對喬薇兒的反應,只說小皇帝在聽到這個消息后,當即驚的拍案而起,隨后又撫掌大笑,再然后…小皇帝發了一道旨意,再次宣喬薇兒入宮。

    只可惜,半途被溫陌截下。

    旨意被截下也就算了,小皇帝本人還被罰了。

    溫陌只覺得他現在自己都不得薇兒待見,若是小皇帝在里面橫插一腳霍亂,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修成正果。

    喬家一家的日子總算穩定下來,連當今圣上都不敢惹,更何況一般的達官貴族。

    鐘氏現在出門,多的是貴婦人與她碰巧遇上,然后一路同行聊天。

    一開始,鐘氏還有些不習慣,但她也是官宦出身,適應了一陣之后,面對這些巧合,也能淡然處之。

    這一日鐘氏走在街頭,三三兩兩的傭人跟在身后。

    如今喬家因為溫陌的緣故,得到各方重視,所以,喬家人出行,喬薇兒都很重視,明面上派兩三個仆人跟著,暗地里也派了不少高手?;ぷ?。

    她這些年辛苦賺來的家當,就是為了家人能過上好日子,如果因為一些特殊原因,讓家人的安全受到了威脅,那么她前期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勞。

    鐘氏手里抱著一些昂貴的布料,仆人們上前接走,身邊還并肩站著另外一位貴夫人,二人正在談笑。

    人群外,早已落魄的李氏眼神狠狠的盯著鐘氏的一舉一動。

    越看,心越不平。

    這個小賤人憑什么命那么好,生來就是鐘家的大小姐,得了那么多年的寵愛也就算了。

    明明都已經是一個聲明盡毀不堪一擊的農村婦人,卻因為生了一雙好兒女,過得如今貴婦人一樣的生活。

    尤其身邊那人,那可是侯門夫人,真正的望族,就算是以前的她,也是結交不來的,而這個小賤人,輕而易舉的得到這一切。

    她不服,實在是不服??!

    李氏望著兩人談笑的畫面,慢慢的捏緊了拳頭。

    忽然,她的余光看見旁邊堆了一堆木柴,木材劈的方方正正,看起來有些厚度。

    如果這個木材劈到小賤人的臉上,想必那鮮血直流的畫面一定很好看。

    這個念頭一出,李氏的心里就像長滿了雜草,完全控制不住。反正她已經是爛泥的人,憑什么這個小賤人還能如此風光地活著,她那個狐貍精女兒毀了她,又毀了她的兒子,讓她的兒子現在如此不孝,做出那么多大逆不道的事情,

    這一切她又怎么能甘心放下。

    抱著瘋狂的念頭,李氏悄悄的拿起了一根木材,慢慢的向鐘氏等人逼近逼近再逼近。

    直到李氏覺得這個距離一定勢在必得之勢時,當即瘋狂的舉起手中的木材,同時不忘向著鐘氏高喊:“??!你個老娼婦,害了我一家,該得到報應了!”

    這動靜嚇的整條街道的人一驚,隨后,眾人便看見一位瘋婆子徑直向著兩位貴夫人而去。

    人們正驚惶間,高空上飛來兩道身影,三下兩除二,輕輕松松將李氏拿下。

    這些正是喬薇兒派來?;ぶ郵系娜?,所以拿下李氏之后,第一時間關切鐘氏的狀況。

    鐘氏的確嚇得臉一白,倒是她旁邊的侯夫人顯得鎮定許多。

    眼見著此事牽連到鐘氏,她又正好愁著沒有機會與這位未來的新貴交好,侯夫人眼睛一轉,主意上了心頭。

    如今侯府內憂外患,據說侯爺又做了什么錯事,她原本只希望能和未來的王妃打好關系,借著這層關系,能讓王爺高看他們侯府一眼。

    只可惜,未來王妃幾乎是足不出戶,她就算是有心攀交,也力不從心,所以只能從未來王妃的母親開始,好歹未來王妃還是非常孝敬這位母親的。

    眼見著機會來了,侯夫人咳了咳嗓子,隨后威嚴道:“好大的膽子,我等命婦也是一個瘋婆子能沖撞的?趕緊送進官府,嚴厲懲戒!”

    這話由她來說最好,就算如今的達官貴人再高看鐘氏,可說到底,她只是一介白身,不比侯夫人高貴。

    果不其然,這話一落,喬薇兒的人當即就有了理由,直接將此人帶到了官府,并且以沖撞侯夫人為名。

    這罪名一按,官府就算是吃了豹子膽,也不敢坐視不理。

    當日便給李氏按照律法定了罪,連帶著她的家人也被連坐,從原本的庶民入了奴籍。尤其李氏之子,更是被她連累的直接送進了勾欄院,當了里面的龜公。

    得知自己的兒子竟然成了勾欄院的小廝后,李氏在牢中放聲大哭,直到此時,才終究有了一絲悔意。

    而經李氏如此一鬧,其余禮部侍郎府殘留下的女眷再也不敢招惹喬家一門。

    一月后,喬亦與一眾學者參與殿試,不出所料奪得頭名,成為本屆狀元。

    游街之時,因為俊朗年輕,竟然引得丞相府的小姐一見鐘情,從此非君不嫁。

    在喬亦游街的第2日,一大早,喬家的門外就忽然熱鬧了起來。

    細聲疑問,才得知,竟然都是一群向喬鳳兒提親之人。

    大門一開,頓時踴躍而至,那迫不及待的模樣,看的喬家人目瞪口呆。

    喬薇兒看著大姐喜不自勝的嬌羞模樣,也跟著微微一笑。

    她看了,今日來府里提親之人,都是達官顯貴之子,無論大家看中哪一位,以后生活都是不愁的。

    她只以為喬鳳兒這是托了喬亦的福,畢竟昨日他才考上狀元。

    但是讓她沒想到的是,才出了門沒走幾步,便看見門前一百米的方向一灣溪水悠悠流淌。

    溪水旁,站著一身白衣的男子,正對她含笑注目。

    喬薇兒忽然有所預感,上前去輕聲詢問:“是你做的?”

    溫陌笑著點頭,又問道:“現在可否給我答案了?”

    喬薇兒皺眉。

    溫陌看到她這副表情,心瞬間提起,連忙道:“薇兒,你答應過我的,莫不是要耍賴?”

    喬薇兒看著一向淡定的男人如此緊張,忍不住展眉一笑:“哪有這么容易啊,什么都沒做,就答應你了?”

    溫陌的表情頓時恢復一臉認真:“那還需要做什么?只要你說?!?br />
    喬薇兒笑而不語,腳步卻是慢慢上前,直到來到男子正前方,微微抬腳,紅唇翹起,然后在男人沒反應之前觸碰了上去。

    朦朧中,只聽見少女壞笑的聲音:“便宜還沒占,就想好事,沒門?!?br />
    溪水前,一對男女相擁,美好的歲月還很長,有情人終成眷屬。本書完。